徐翔狱中已浮盈6000万!从3万炒到200亿的秘密

2019-09-02 20:30:30
分享到:
2004年的一天,宁波南苑的一家饭店里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江浙游资界不少知名大佬在座。

宾客们给新郎准备了一份礼物,那是一尊小铜像,上面刻着五个字——“东方索罗斯”。27岁的新郎很高兴,他对新娘说:“我的理想,就是有一天能和索罗斯对决!”

当时的那位新郎官叫徐翔——中国股市最富有传奇的二级市场交易高手,出身平民的徐翔15岁带着母亲的3万元资金入市,到2015年积累200多亿账面财富。

当时那位新娘叫应莹,那时候她还对丈夫的未来无比期待。

2015年11月1日,泽熙案发,徐翔从宁波回上海时,在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拦下,后徐翔被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罚没所得超过200亿元,创中国证券交易市场同类处罚之最。

自2015年11月1日徐翔被依法逮捕至今,徐翔管理的资产总市值从被捕时的669亿元,缩水至目前的228亿元,四年间市值蒸发近441亿元。

很多人说徐翔是靠内幕交易才累计到200亿财富的,你做别的累计到这么多财富别人还觉得你牛逼,通过内幕消息,不值得钦佩。

疯哥觉得,借用乔布斯一句话:你可以赞扬他,也可以侮辱他,你说什么都行,但有一点你不能做到,就是你不能忽视他。

在中国股市的二级市场,徐翔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存在,复盘徐翔的股市之路,其成长速度之快,令人惊讶:
1978 年,徐翔出生在宁波一个普通家庭,他的父母,一个退休工人和家庭主妇。
1993年,带着家里给的3万元入市。
2003年,成为宁波敢死队队长。
2005年,徐翔从宁波迁到上海,经历了2007-2008年A 股的一波大牛市。
2009年12月7日,徐翔在上海成立了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0年,发行第一只私募产品,至2015年徐翔被抓时收益率超过40倍。
2014年,徐翔搬去北京工作。
2015年股灾,徐翔产品逆势增长,徐翔的基金在6月份收益至少20%。同年11月,徐翔被警方控制。
2016年4月,徐翔被正式批捕。
2016年12月5日,徐翔案在青岛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2017年1月23日,公布审判结果,徐翔一审被判有期徒刑5年半,罚没所得超过200亿。
2019年8月29日,与妻子应莹的离婚案在青岛开庭。

下面疯哥详细梳理一下徐翔的成长历史。

— 1 —
年少成名

徐翔家庭一般,父母都是普通人,但他自己成长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上交所1990年开设时徐翔还只是一名高中生,居住在宁波一个下层阶级的社区,徐翔在高中时就开始玩股票,严格来说是“自学成才”,他父母一点也不懂投资,高中毕业时,他放弃高考。

1993年,15岁的徐翔就拿着母亲给的3万块钱杀入证券市场,那时候他还开不了账户,连账户用的都是母亲的,但他对财富也无比憧憬甚至渴望。

1996年,18岁的徐翔放弃高考,成为了一名职业股民。

1997年,徐翔已有300万的资金。

早年的A股是不设涨跌幅的,1995年5月下旬,上证指数曾在短短三个交易日从577点暴涨到926点,涨幅达到59%,个股一天涨幅超过100%的,也可能暴跌掉50%。

高层觉得这个割韭菜有点过头了,风险还是要控制一下的。从1996年12月16日起,沪深两大交易所作出规定,要求对上市交易的股票进行涨跌幅限制,幅度为每天不得超过上一日交易价格的10%,这一规定适用至今。

于是,各地均出现追击涨停板的做法。其中银河证券合肥一家营业部时常上榜,成为市场关注焦点。20岁的徐翔和他的表哥马信琪也摸索和升级涨停板打法,半年后模型完善成熟。

他们借助A股特有的涨跌板限制,用大单拉升一只股票,让其它散户看到价格突然上升,将跟风推动股票封板,一旦股票在第一天涨停,势头将会持续到第二天,急于交易的交易员们冲去买股票,再次将其封板,这一过程产生了市场自我宣传效应,随后几天再疯狂出货。

这种涨停板打法需要对交易情绪有高度的敏感和把握。徐翔熟练地掌握了这一点。统计数据表明,很多散户推崇追击涨停板,最终也并未获得成功。

1998年,徐翔已经在解放南声名鹊起,成为不少宁波股民心目中的偶像。那一年应莹19岁,在解放南的做小会计,对徐翔的名气有所耳闻。
2000年,徐翔的投资交易风格渐渐成型,一些宁波短线高手聚集在他身边,大家同进同出,“宁波敢死队”在游资江湖也渐渐有了名气。
2003年2月15日,《中国证券报》在头版刊发了一篇文章,指出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存在有人操纵股价,频频引发异动的情况,显然是希望监管部门出手干预。
出人意料的是,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名号从此名扬天下,对后来A股游资江湖的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其意义远远超出了那次事件后的监管行动。
那些年A股散户中流行一句俗语:“炒股不跟解放南,纵是神仙也枉然”。
在股市拼杀5年后,才26岁的徐翔资产已经过亿,涨停板做法已经玩得十分娴熟。
— 2 —
涨停先锋,手起刀落

徐翔对股市热点的把握非常敏感。

抄在地板上,卖在半空中

徐翔的每次操作都十分灵活,惯用的招数就是跟庄,而且每每都比庄做得更精准。比如一般庄埋伏个大半年吃个50%,徐翔往往在庄做的主升浪中赚取最大一截,比如短短2、3月吃个40%后火速退出,重新寻找新的目标。

他操作的原则是,我一向跟着市场走,我也不知道下一步我会买什么。他从来不买创新高的股票,因为对他而言,太不安全。他看好一个股票后,宁可买个地板价。但他的盘感过于出众,往往他买的时候就是爆发前夜,抛的时候也往往是近期最高点。

对徐翔而言,买到地板价,抛在最上方,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当然,他也不可能每仗必赢。

抄底断崖股:重庆啤酒
徐翔被认为是一个抄底型选手,参与过重庆啤酒、双汇发展和酒鬼酒的逆市抄底活动,很多突然连续涨停的股票都与他有关。

2009年9月到2012年12月期间,大盘从3478点跌到1949点。这段熊市期间,泽熙却以惊艳的经典操作手法成为私募明星。

2011年12月,重庆啤酒深陷疫苗丑闻,导致股价从80元/股左右掉头向下。在跌到第10个跌停板的12月21日时,跌停板被撬开。国泰君安总部和打浦路营业部赫然出现在当晚的公告中。重庆啤酒股价继续下跌,从26元/股左右一路跌到最低点的17元多/股,到2月23日回到34元/股左右。徐翔在短短一个月内获利数亿元。

“重庆啤酒我20元左右进去的,抄底然后反弹抛出,这就是赌一把,别人不敢像我赌这么大,这就是因为别人没有钱。”徐翔轻描淡写。

在徐翔眼里,这次抄底就像澳门赌博一样“赌一把”,有的人一把十万元,有的人只能一把几千元。徐翔甚至后悔当年投入抄底的筹码不够,“如果比例大的话,我今年业绩现在应该很好。”徐翔表示。

“任何断崖形状的下跌都会有一个反弹,徐翔摸准了这个规律。”某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泽熙投资员工也表示,徐翔喜欢断崖形状下跌的股票,这些股票从底部回到原来一半位置,也有50%涨幅。

徐翔曾对朋友多次回忆重庆啤酒的操作,他把重庆啤酒当成是一张彩票,利空消息会让他的股价过度受挫,但重庆啤酒是一个有业绩的股票,因此肯定有一定的价值。

折戟酒鬼酒“地雷”

2012年11月23日,酒鬼酒被曝塑化剂超标,此后酒鬼酒连拉五个跌停板。

根据酒鬼酒三季报,泽熙一号持有300多万股酒鬼酒,成本应该在50元左右。五个跌停后,股价在30元左右,泽熙亏损6000万元左右。

在酒鬼酒的第一个跌停日,泽熙投资成功卖出100万股,机构席位买入。

“当时媒体认为是大成基金接盘泽熙,因为当年徐翔接了大成基金的重庆啤酒,而其他机构要买可以等几天后再买。”一位私募人士表示。

徐翔否认了与机构勾兑的说法。他承认100万股是自己卖的,但“朋友打电话过来问我谁买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好比在澳门赌博输掉了几百万元,走到门口捡了几万元。别人来问我谁给的?没错,这几万元是我拿了,但里面输了几百万元,这点有什么意义?”徐翔说。

徐翔表示确实有人在跌停之前出货,但“如果我跑了,肯定有人说我内幕交易。因此我买卖都不对”。

12月初,市场发现徐翔再次抄底酒鬼酒,显然有意复制重啤一役。

“市场往往会对股价矫枉过正,当股价低于企业的内生价值时,就值得投资。”

但徐翔说“看错的时候、割肉的时候更多,是偷偷摸摸剁掉,及时止损”。

敏感度高,判断准确

2015年,A股曾进入狂热的杠杆牛,徐翔劝身边朋友尽早离场。2月以后,泽熙基金已基本空仓,徐翔保持轻仓超短线操作,然而整个市场的疯狂让他陷入迷茫和焦虑。
交易日下午3点以后,他的手机是此起彼伏的电话,有人问他空仓的理由,有人希望他建仓。

杠杆仓爆裂,股灾突然来临,许多基金朋友打电话问他怎么办。他曾经焦虑地说:这怎么收场?

大盘跌至4000点,救市开始,很多朋友希望他能买一点,以表示对中国股市的信心。“只要买一点点表态就行,哪怕只买几个亿。”他还是很焦虑:“这救不起来。”

大盘破3000点,散户们万念俱灰,徐翔带着百亿资金全仓进场,一天之内完成满仓。也是在那时候,一个大户朋友曾含泪称:真割不动了。

很多年后,上海的一位基金经理仍然感叹:敢抄底的人不少,敢全仓抄底的只有徐翔。


— 3 —
成功之道 — 专注,不疯不成魔

在众多投资者眼中,徐翔似乎是赶上了股市的好时机,机缘巧合之下成就了这个私募大佬。不过,在不少专业投资人士看来,徐翔的成功与他的天赋以及后天的勤奋息息相关。

通常情况下,徐翔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泽熙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

徐翔身边朋友经过统计,从1992年到2015年,只有一天时间未能在交易屏幕前,其中半天是早年生病实在无法看盘,还有半天是亲人做重要手术必须陪同签字。

除了炒股以外,徐翔几乎没有个人生活。

在已有300万资金时,徐翔颇为自豪地奖励了自己两套数千元的雅戈尔西服。若干年后,他见到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时曾回忆该情节。

身家过亿时,他在宁波买了第一套普通商品房。到2006年身家过数十亿时,他才买第一辆车,最新款的奥迪A8。

针对网传的“徐翔有本炒股秘籍,想要传给自己的孩子”的传言,徐翔妻子应莹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徐翔对失败的交易有总结,但不是系统的记录,并没有所谓的厚厚的一本笔记本,而是分散的记录。孩子目前还小,没有看过,我自己没能力去讲述这些东西。

在二十多年的交易中,他获得巨额财富,也获得了乐趣和成就感。最后交易完全融入他生活的一部分。相比起很多投资者,除了股票以外,还要关心足球、明星、旅游、高尔夫.....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

— 4 —
从神坛跌落,锒铛入狱

从2015年初开始,徐翔的泽熙中一个基金增长了357%,在中国1649只基金产品中排名第一,另一个增长了187%,所有的上市基金在六月股灾中旬的三个星期中至少有百分之20的增长,2015年夏天,伴随股市崩盘,徐翔的成功和恶名同时到达顶峰。

2015年11月1日,徐翔等人因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等,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司法部门带走。
那天他穿着白色阿玛尼大衣,戴着方框眼镜,表情倒还平静,只是神色之间有些疲惫。


这是徐翔在公众面前留下的唯一一张真人照片。

2017年1月23日,青岛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徐翔获刑五年六个月。

2017年6月7日,基金协会将徐翔及其父母的名字加入黑名单,这意味着即便徐翔将来出狱,他也无法继续从事证券交易。

“东方索罗斯”的梦碎,残念。

2019年3月20日,徐翔妻子应莹在那份送达徐翔的《离婚起诉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2019年8月30日上午九点半,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在山东省青岛监狱依法不公开审理应莹诉徐翔离婚纠纷一案。

“聚散离合终有时,历来烟雨不由人。”三年前,徐翔没能躲得过牢狱之灾;三年后,徐翔又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目前徐翔虽然仍在狱中,但与泽熙和他母亲相关的6只概念股华丽家族、文峰股份、大恒科技等已浮盈6000万。

徐翔出狱以后,是否还能续写东方索罗斯的传奇?
 
郑重声明:东方财经网旨在传播互联网信息,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站无关。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