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离婚,影响最大的居然是这只股票。

2019-09-02 20:32:12
分享到:
8月29日上午,极少露面的应莹与代理律师出现在青岛监狱门前,应莹穿着简单,牛仔裤配搭黑色上衣,头戴一顶鸭嘴帽。她对记者表示,徐翔的刑期还有22个月,而最近的一次会面还停留在去年10月。
时隔近一年再度见面,即是为离婚对簿公堂。当天,昔日“私募一哥”徐翔与妻子应莹的离婚案在青岛监狱内进行,庭审历时约2个小时。最终,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并未给出结果,案件将择日宣判。
“我也不理解为什么徐翔与律师的表态会不一样。他说话很少,只有法官问到他、明确要他表态时才说话。”应莹向记者讲述庭审细节时称,徐翔的律师在法庭上表示不同意离婚,并要求孩子抚养权。但是问到徐翔的时候,只回答了两个字:同意。
对簿公堂
徐翔同意离婚,律师:不同意 要抚养权
位于青岛市城阳区的青岛监狱探视室门外,挂着一块电子板,提示着监狱的会见时间:每周一到周五(周四下午不会见)、每月见一次、法定节假日、周六周日不会见。
应莹向记者表示:“监狱允许一个月探访一次,之前我是每个月都来。直到去年下半年,我在10月最后一次来见徐翔,当时有一点离婚的想法,但会见的时候一直没有提出来,因为觉得不太方便说,怕影响到他的情绪。”
8月29日上午9时30分,徐翔与应莹的离婚案在青岛监狱内进行。经历约两个小时庭审后,应莹与代理律师孙薇一同走出,与庭审前的轻松不同,应莹略带疲惫和紧张,孙薇向记者表示“今天没有结果。”
应莹与律师在入住的酒店大堂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此时,她已较庭审后的状态放松不少。“离婚这件事,之前跟徐翔没有直接交流过,我觉得还是比较难以启齿,我大概是3月底4月初写信告知他的,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我没法判断徐翔的想法。今天庭审时,徐翔说‘同意’离婚的时候情绪有点激动,其他时间他整体上比较严肃、沉默。”
“跟我去年10月见他相比,他瘦了很多,可能他压力也有点大,但我还是希望他理解我。”应莹说,在庭上没有直接和徐翔沟通,主要还是律师在表态。据她介绍,徐翔的律师在庭上表示不同意离婚,并要求抚养权。但当法官问徐翔“本人对离婚的态度”以及“孩子同意由应莹抚养”的时候,徐翔只回答两个字“同意”。
当天,庭审结束后应莹便发布了微博,称:我也强调一下我的态度,我会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要求对家庭财产进行合理合法的切割,并可能在后续提起相关诉讼。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魏碧莲律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当事人所委托的代理律师发表的代理意见本身应当受代理人意志约束,而不应是相违背的。法院会以案件审理过程中当事人最后一次正式发表的意思表示为准,可以是当事人本人的陈述也可以是所委托的代理律师的意见。
 
郑重声明:东方财经网旨在传播互联网信息,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站无关。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